导航菜单

《春潮》:潮水溶于潮水,我们和原生家庭难解难分

  前段时间炙手可热的《都挺好》让“原生家庭”成为热言语,有些人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解释了我们如何成为自己的,有些人认为这只是一个逃避现实的伪观念,只能决定自己的命运。无论是与原始家庭亲密还是疏远,没有人能否认其在个人成长轨迹中的微妙影响。

由杨澜穗导演,主演郝蕾,金艳玲和屈玉玺《春潮》专注于女性生活的三个阶段,但事实上,深入探讨原始家庭对人的影响和变化的悄然渗透融入生活的方方面面。看完整部电影后,它突然变得清晰:人与原始家庭之间的爱与恨,爱与爱的感觉是可以理解的。

只要一个人不想活得好,那一天肯定不会更好。

在一个男人缺席的家庭中,与言语相比,更多的是游戏般的暗流,并且随时都可以爆发无烟的战争。在郭建波(郝蕾)的想象中,母亲纪明熙(金艳玲)成了黑羊的形象。这是魔鬼撒旦的象征。看到郭建波对他母亲的深深仇恨就足够了。仇恨的根本原因是母亲无休止且不断增长的冷暴力言论。她对外人很温暖和善良,但她对她的亲人非常卑鄙和无情。一个三口之家的女人,只要一个人不想过得好,那么这一天必然没有更好。

在这里写作,想到自己和家人之间的关系是不可避免的。虽然它不像电影中的母女关系那么强大,但并不是势不可挡。现在我记得我理解一件事:关系有危机是关系,而不是人为问题。对于那些接近爱情的人来说,我们倾向于更容易地发泄他们的真实情感,但更少理解和理解。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家庭关系比想象的更有价值。人们体验的越多,他们就越认识到这一点。

“你很安静,世界很安静”

吉明珍妈妈住院了。郭建波依靠病房里的厚玻璃看到窗外熄灭的灯光,并用一种内敛的语调说出一个大的独白。第一句话,“你很安静,整个世界都很安静”,简直就是一记耳光。只有当母亲安静时才能暂停战斗。最令人恐惧的是,彼此仇恨的日子太长了,人们会筋疲力尽直到筋疲力尽,忘记生命的本义,甚至通过摧毁自己来刺伤对方。

就像《春潮》故事的结尾一样,春潮从各个方向涌动,就像某种无声的启示和迹象。是爱的潮流,还是生命的泪水?不重要。无论如何,它无止境,无论如何,它很难掩盖水,这是一个绝望的时刻,每个人都需要独自生活。

潮汐在潮汐中溶解,没有覆盖,也没有障碍。很难覆盖水。无论爱情如何,我们都注定难以与原始家庭一起解决。学会宽容,学会原谅,知道彼此不是如此完美的生活,是一个人生活的实践。时间有限,生命短暂,面对生活,应该给对方一个机会,与父母坐下来,谈谈自己的身体,让家人了解家庭,就像潮水在潮水中溶解一样。